这个路边摊经常让交通瘫痪,最终招来特警···

  • 3777
  • A+

我如果有梦,

梦要够疯。

够疯才能变成英雄,

总会有一篇我的传说。

“爱马仕炒饭”

《食神》中的“皇帝炒饭”,

看似平凡无奇,

其实是精雕细琢,

高深莫测,让人欲罢不能。

在南京,

“金口福”三个字,

在人们的印象中,

就约等于“排队”。

人们都说:

千万别去南京这家炒饭小摊!

12年了,

从半夜零点天天排队,

到凌晨5点都吃不到!”

“爱马仕炒饭”,

是食客们给予它的称号。

 金口福炒饭摊点,

位于南京夫子庙附近,

出摊时间从夜里12点到凌晨5点。

巷子里幽暗的灯光下,

远远就能看到客人们自觉的长队,

停在路边等候的,

不乏玛莎拉蒂、法拉利。

昏黄的灯光,

老板手里的饭勺旋转跳跃,

眼睛一闭一睁,

饭已OK。

老板陈忠,36岁,

今年是他卖炒饭的第13年。

20年前,

16岁的陈忠到南京打拼,

在饭店学了一手做饭的本事。

十多年里,陈忠把一盘炒饭炒到极致。

过去的12年,

“金口福”在吃货圈里已经久负盛名,

随着这两年朋友圈的流行,

摊子越发火爆起来。

“客人喜欢用卤汁浇在炒饭上,

我就开始寻思怎么用卤汁炒饭。”

陈忠尝试调配各种卤汁:

卤猪蹄、肉圆、鸡腿、排骨的汁···

逐渐才调配出来现在的口味。

 炒饭本来就香,

拌进卤汁一起炒,

那叫一个黯然销魂。

隔夜蒸好软硬适当的米饭,

泼上独一无二卤汁,

撒上丰富多样的蔬菜块丁,

大火快炒,

香味满溢时也发挥出每一道食材的极致。

在这个年代,

炒饭是最简单的食物,

但越是简单的东西,

越显手艺的弥足珍贵。

 无论是晚归的民工,

还是开宝马来觅食的青年,

都能被简单的炒饭加卤味征服。

电影《食神》里,

最后打动众人的,

并不是山珍海味美味珍馐,

而是那碗再普通不过的叉烧饭。

而路边的炒饭,

同样是普通的饭,

它们如果没有梦想,

跟咸鱼有什么分别。

 8月的一个午夜,

聚集在摊子旁的人,

达到了惊人的三四百人,

引发了空前的交通拥堵。

 

特警、交警、城管闻讯赶来,

“赶紧收摊了,堵塞交通啦!”

未排到的人们振臂疾呼:

“我要吃炒饭,我要抗议!”

一场对峙已然形成。

 然后,老板就被吓跑了。

这么一闹腾,

陈忠也吓得不轻。

 “人实在太多,场面根本控制不下来。”

他想静一静。

没过多久,

陈忠在夫子庙租了一个门面。

就是现在我们见到的,

大石坝街217号。

新店名叫:

“绝摆炒饭哥”。

”绝摆“在南京话里,

就是“很牛,很拉风”的意思。

的确,舍他其谁。

 没有华丽的门面,

几张桌子,几个板凳,

依然是那口跟着他一路走来的铁锅。

“来5份六鲜炒饭,

2个猪蹄,3个狮子头” 

“来7份牛肉炒饭” 

“来4份鸡腿炒饭,

1份鸭胗炒饭。”

 

几乎没人只点一份炒饭,

  他们这样说: 

  “多买几份,带给家里人吃。” 

  “放冰箱里,明天热热吃!”

 

陈忠开始想法子,

他立了一些“规矩”:

每人不超过3份,

而且为了节约排队时间,

只卖这些年爆款的六鲜炒饭。

 不论酒局滚过两圈的职场人,

还是失恋、失意人。

夜深沉,心里冷,肚空空,

来一碗温暖的六鲜炒饭,

熨烫五脏庙,

再是妥帖不过的。

陈忠对选食材和配料上非常苛刻,

大米一定是最好的大米,

所有食材从买到加工,

都是陈忠亲手制作。

“人家大老远过来吃,

当然要给人家吃的好。”

好多都是老客人,

在这里吃了多少年了!”

这些年,

我们走过无数的路,

喝过无数的酒,

尝过无数异国他乡的珍奇美食。

但是在家乡的某个小巷中,

总藏着一种弥足珍贵的味道,

让我们走到哪里,

都念念不忘。

 “份大量足,物美价廉!”

陈忠如此评价自己的炒饭。

客人们却知道,

烹饪之道,

贵在一个“心”字,

只有用“心”,

平凡的食物才能放出耀眼的光芒。

 陈忠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,

告诉我们做事的成功之道:用心上心,

口碑自来。

怎么买披萨最省钱?美国人最有发言权!

看看美国的肥胖率……

花钱看别人直播吃饭?“吃播”火爆背后的秘密

人类饮食有极限吗?

英国女子十年来只吃薯片:揭秘薯片为何让人如此上瘾?别怪自己,是大脑在作祟